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

从云端跌落凡间:代驾、送外卖、搬水泥……曾高薪难求的飞行员疫情中花式自救

据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报告,新冠肺炎疫情之下,全球超10亿人面临减薪或失业风险,但还没有哪个行业像飞行员一样,在短短数月坐上了最为刺激的过山车——从极度短缺到极度过剩。

据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报告,新冠肺炎疫情之下,全球超10亿人面临减薪或失业风险,但还没有哪个行业像飞行员一样,在短短数月坐上了最为刺激的过山车——从极度短缺到极度过剩。

从云端跌落凡间:代驾、送外卖、搬水泥……曾高薪难求的飞行员疫情中花式自救

▲疫情之下,曾经高薪难求的飞行员纷纷“改行”。图据CNN

去年,波音公司曾预计,在以亚洲市场为主的旅行业扩张中,市场对航空旅行的需求增长如此之快,预计全球将需要80万名新飞行员。一些亚洲的航空公司甚至开出了30万美元年薪外加其他福利的优厚待遇,来吸引飞行员。

然而,这个曾经无比光鲜、令人羡慕的高薪工作却突遭疫情打击,就业市场急转直下。短短几个月后,一些飞行员还在期待回到岗位,一些人已经开始做起了各种“奇怪”工作。

美澳飞行员:做保安、修泳池

疫情下,航空业乘客减少了94%,全球航班超过一半停摆。上个月,《纽约时报》曾报道,美国航空业每天损失3.5~4亿美元。尽管联邦政府采取了一些扶持和资助举措,但“显然远不足以解决问题”。航空业高管们称,裁员是不可避免的了,飞行员的饭碗如今很难保住。

“我们会尽一切努力来保护我们的家人。”达美航空飞行员克里斯·里金斯表示,“如果那意味着得在杂货店工作,飞行员也会这么做的。”

据彭博商业周刊报道,事实上,一些飞行员已经在超市、电话公司工作了;一些人在学着开货车,或在金融服务业工作。还有一些人以前做的副业如今转成了主业。

今年3月,澳洲航空公司3万名员工中多达三分之二都被迫休假,其中包括43岁的飞行员理查德·加纳。加纳以前的副业是为航空业员工提供金融咨询服务、安排贷款。如今,这份副业意外地变成了他的主业。

此前没有建立副业的人日子就艰难多了。在飞行员论坛PPRuNe上,赋闲的飞行员们纷纷谈论着自己的新工作。

一位波音737飞行员称自己在澳大利亚的超市做管理货架的工作,但“负债6、7万,日子很艰难”。一位空客A320飞行员称自己做兼职保安,现在“一周的收入是以前半天的收入”。还有一个飞行员称,自己如今在维修和安装游泳池。

泰国飞行员:送外卖、开网约车

据CNN6月17日报道,泰国飞行员们自疫情暴发,就从天空转到了地面,纷纷做起了网约车司机,或骑上摩托车送起了外卖。

Nakarin Inta已经做了四年的商业航班飞行员,现在骑上小摩托做起了外送服务。做飞行员的时候,他每个月收入大概6千到8千美元。疫情暴发后,虽然没有被裁掉,但飞行员收入是根据飞的航班数量计算的,绝大多数人的收入都被砍了超过70%。

从云端跌落凡间:代驾、送外卖、搬水泥……曾高薪难求的飞行员疫情中花式自救

▲送外卖的Inta。图据CNN

“但我每个月还是有开支,因此不得不自己找点什么事做。”Inta告诉CNN称,从3月中旬到现在,一天能赚30美元都算是不错了。但是,为了支持妻子和四岁女儿的生活,他必须承受这种落差。“我就是想,我总不能坐在那儿,等着别人来帮我。我必须做点什么,我有自己的一双手呢。”

很多航空公司的航班都已经减到了最少,Inta认识的50多个泰国飞行员,现在要么在送外卖,要么在做网约车司机,等着恢复工作。其中一些人甚至开着宝马等豪车来做兼职。

从云端跌落凡间:代驾、送外卖、搬水泥……曾高薪难求的飞行员疫情中花式自救

曾经的Inta。图据CNN

“我想,每个人都被疫情影响了,世界上每一个人。但看看你身边的人,你爱的那些人,你必须为了他们和你自己奋斗。”Inta还是期待着恢复工作,回到驾驶舱再度飞上蓝天。

韩国飞行员:搬水泥、处理垃圾

据《韩国时报》报道,韩国航空公司如今也都在裁减人员,以便削减开支,避免深化财政危机。

作为自救举措之一,韩国顶级航司大韩航空从4月1日起,就给390名非韩籍飞行员放了三个月的无薪假。第二大航司韩亚航空的飞行员则同意减薪50%,共担疫情冲击。

据《环球时报》报道,韩国廉价航空公司Estar陷入经营困局,该公司已连续4个月没给员工发工资。去年刚入职的80名飞行员更是被直接炒鱿鱼,导致出现“飞行员不开飞机,改行做代驾”的心酸局面。

从云端跌落凡间:代驾、送外卖、搬水泥……曾高薪难求的飞行员疫情中花式自救

▲韩国航空飞行员,图据韩国时报

今年3月开始,一些老牌飞行员也连续数月拿不到工资。一名资深飞行员吐槽称:“现在只能去建设工地做一些搬水泥、处理垃圾等体力活。我的一些飞行员同事,还有去送快递的。”

跟美国等飞行员短缺的市场不同,韩国飞行员面临的困境更为深重。在韩国,想要成为飞行员得花费约8.2万美元,进行2~3年的培训。根据韩国国土交通部数据,该国商业飞行驾照数量从2017年到2019年一直持续上升,而飞行员的职位却一直在减少。

此前,很多韩国飞行员还可以在一些扩张中的外国航司谋求工作。但疫情之下,加入外国航司变成了不可能的事。

而韩国的各大航司如今纷纷裁员,不会再招人。即便疫情结束,韩国飞行员的前景也相当值得忧虑。

疫情危机造成航空业隐忧

人才流失,青黄不接

根据航班追踪网站OAG数据,全球航班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超三分之二。截至6月8日,西欧、拉美和南亚的航司航班数量比疫情之前依然少了超过70%。

航空业到底能不能完全恢复都还是未知数。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数据,全球航司今年收入将下降50%,预计损失843亿美元。

从云端跌落凡间:代驾、送外卖、搬水泥……曾高薪难求的飞行员疫情中花式自救

▲资料图:疫情之下,全球航空业陷入停摆

为确保此后为期数年的恢复期内有足够的现金储备,全球的航空公司都计划裁减员工。德国汉莎航空称多出了2.2万个职位,意大利航空多出6800个职位,阿联酋航空则打算裁减3万员工。美国投行Cowen and Co在6月3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,包括达美航空和美联航等在内的美国大型航司,预计将裁减20%的飞行员,其中大多数将通过提前退休来实现。

然而,新冠疫情危机将那些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挤出行业,这将带来可预见的不利影响。首先,这会把旅客置于经验较少的飞行员手中。此外,“处于行业顶尖的经验丰富的人才这样流失了,而成为飞行员不像以前一样吸引人,这会导致加入这行的新人不够,如此会造成未来的人才短缺。”航空业和飞行员招聘公司Goose Recruitment创始人、CEO马克·查曼指出。

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林容

编辑 李彬彬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菏泽住行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hezezhuxing.com/3252.html

作者: admin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000001211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
跳至工具栏